【家长分享】张建华:我死了孩子怎么办?

     今天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广西南宁安琪之家康复教育活动中心发起的一则项目展示:“我死了以后孩子怎么办?--无法回答的难题”这一标题的文章。对此,我作为一个父亲想说点什么......

    问题出自于有着先天或者后天智力发育障碍孩子家庭的家长。孩子存在着似乎别于常人正常生活能力的现实状况,从肢体、情绪或者与人沟通方式、智力发育等方面存在着问题,因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孩子被归类于“特殊人群”。当“特殊孩子”成为家庭一员那天开始,家长们自身自然也归类到了“特殊家庭”的行列当中(我有一个问题孩子,我与其它正常家庭的父母不一样),为了孩子能够正常化开始了艰辛的努力,期盼着有一天孩子会好......

    这些所有行为背后的动力只有一个——爱!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慢慢长大,家长们的期盼也随之慢慢破灭,现实是我们努力了孩子并没有“正常化”。担忧也就产生了:往后怎么办?我死了孩子怎么办?和孩子一起生活在一种无奈的接受而又纠结的状态下。

    那么,这个问题真正的担忧者是谁,是孩子还是家长本人?

    一个人生命的完整性,从出生到死亡自身细胞的变化以及时间每分每秒的经历、社会活动沟通交流的方式和心智成长的路径,都有着完全不同的各自的特点,不可能完全一致,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生命的权利。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拦这个主导位置。

    但是,当我们的孩子从被“特殊化”的那天开始,我们自己就会认为“你不行,我来替你活”,一直试图去替代、占据甚至霸占孩子生命的位置,剥夺了孩子生命的权利。

    我们站错了位置,自然就会产生了“我死了孩子怎么办”这样的问题,因为孩子一直没有机会活,机会一直被我们剥夺着,他自身生命的位置一直被我们霸占着。换句话来说,当孩子被我们“特殊化”的那个时候开始,就已经被我们杀死了!

    其实,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导者,绝对不可能成为另一个生命的主导者。作为孩子的家长、亲人只有一种身份和权利,那就是我们永远是孩子生命的协助者、陪伴者。

    还有另一种状况,孩子慢慢大了的家长,似乎认为接纳了他,类似这样的接纳存在着一种无奈......其实,我们没有资格站在高高的位置上去接受孩子的“不行”,那种所谓的认可与接受还是对于他的“特殊”不原谅!没有平等、没有尊重,反而继续在伤害着孩子和自己,我们自己的心同样受苦。因此,停止剥夺、侵占孩子生命的权利和位置,让孩子该有的生命复活吧!
    
    因为我们是孩子生命中最重要的陪伴者和协助者,自身的行为与价值观对于孩子来说有着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我们如果一直担忧的活着,那么传递给孩子的信息就是担忧、恐惧、紧张。我们带着担忧死去,可想而知孩子以后的出路是什么,也就是我们想象甚至编造的一个结果:死!!!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存在着不完整性,完整的问题是:我死了以后孩子怎么办,我活着我该怎么办?

    我们能做什么?我们父母该怎么做?

    我的答案是,从现在开始重新审视、解读“我”,我怎么了?而并不是孩子怎么了。尽所能及快乐的过好我和我自己、我和孩子、我和我家人的日子。我会好好的,我有我的生命,孩子有孩子的生命,彼此紧密而又相邻。我能做到的就是传递快乐的信息,还原与孩子本应有的位置,这才是对于自己和孩子生命一种最大尊重的态度。

    给孩子的生命松绑,同时他也会在他自身的生命中好好的,我死了孩子以后好好的活他自己的生命!!!

仔仔爸爸 张建华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公益项目服务内容 特教园地志愿者天地信息公开捐赠信息

主办单位:西安市碑林区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 陕ICP备 05008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