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合吧-家长分享】怎样看待我们的孩子,如何

        上海联劝公益基金会“星儿求学记(心智障碍儿童融合教育支持计划)”项目活动
      
       【融合吧】线上讲堂第一课分享


 一、我们的孩子带给我们怎样的生活?
        我们的孩子带给了我们什么?我也曾经在最初的日子里思考过这个问题。当时我也跟所有的家长一样困惑,为什么这样长着天使面容的孩子却有着恶魔一样的行为,让我们的生活从天堂坠入了地狱。无助、恐惧、绝望是我当时所有能感受到的。当时的医院也没有能给我一个确实的答案,谁也无法告诉我他究竟是怎么了?
因为这样的孩子我们失去了原有的生活,可能是工作,可能是财富,可能是我们的朋友圈,也有可能是我们曾经至亲至爱的人。所以我们要叹息?要痛恨?甚至是想要放弃?更甚至是想要抛弃?
        在发现孩子的问题之前,我也曾经跟无数的家长一样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梦想着有一天孩子能上名校,有好成绩,将来可以出国留学出人头地,带给我们极大的荣誉和幸福。可是在发现问题的那一刻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从那一天起我知道我将来的生活可能只是充满沮丧和绝望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我重新开始考虑自己的生活,重新思考要如何看待自己的孩子。
        看着我的孩子我经常会想:为什么上天会让他来到我的身边,为什么他会改变我原有的生活?他的到来带给了我极大的改变,因为他我不得不放弃了原来令人羡慕的工作,因此我远离了工作中的是是非非,远离了那些虚情假意的工作应酬,对于这些我要感谢我的孩子。
因为孩子我认识了一大群跟我一样的家长朋友,从孩子两岁多到现在,我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十几年的风雨陪伴,我们患难与共,相互陪伴、相互支持,我们成为这一生中最亲密的闺蜜朋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对于这些我要感谢我的孩子。
        我以前的生活也跟平常人家一样,对于未来充满了幻想,充满奢望,但是自从我的孩子来到我的身边这一切都改变了。我放弃了对未来过多的奢求和梦想,把我的眼光从遥不可及的未来拉回到现实真实的生活,淡泊名利、放弃争斗,平静地对待生活中的一切,就像我们几个闺蜜在一起常说的那样,我们有了这样的孩子就是中了人生中最大的奖了,别的都不用奢求了。其实当你真的这样想的时候就觉得其他的那些名利、权势、争斗都是虚的,平静的生活才是真是的。这些都是因为我的孩子我才能看清的,对于这些我要感谢我的孩子。
        原来的我是一个比较自私也不愿意去帮助别人的人,觉得那些人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没有必要去考虑什么社会公益的问题,那些都是有钱有闲的人才会去做的事情。可是当我有了这个孩子后我才发现生活中的残缺遗憾就在我的身边,这才是真正的现实生活。我也开始为我的孩子奔走呼号,争取平等的机会,为这一类的孩子能被社会所接纳尽我的绵薄之力。我也发现当周围人了解了我的孩子之后,我的朋友、同学、同事并没有嫌弃厌恶之情,反而是更多的关心、鼓励和更多的照顾。我常常会因此而感动,感谢所有给予我帮助的人。所以我要感谢我的孩子让我得到更多的爱,让我学会坚强,学会感恩。
        在我们刚刚到拉拉手做训练的时候,我不敢去设想未来的他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让他有进步。从开始不会说话不会跳,到后来慢慢地学会了双脚跳、学会了说话、学会了拍球、学会了翻滚。后来我们又参加了两期“星星雨”异地培训班,我自己也去广州参加了一次扬爱举办的家长交流会。日复一日地我看到了孩子身上的变化,虽然很慢很小,但是却带给了我极大的满足。
        我曾经也是个非常要强的人,我们夫妻两个都属于强势的人,谁也不会轻易认输。生活中的夫妻难免会有争吵会有矛盾,但是为了孩子我们都在改变着自己,有时候我们也会想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们是否能坚持一起走过这么长的路,是否还能坚守我们的婚姻。对于这一点,我要感谢我的孩子。
 
二、我们要如何对待自己的生活悲情?绝望?可怜?
        我不这样认为,我们虽然有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孩子过着不一样的生活,但是我们同样可以做跟别人一样的事情。都说现代人的生活匆匆忙忙,急着追逐名利,追求梦想。我们可以不这样,我们可以陪伴孩子慢慢地走、慢慢地看、慢慢地学习、慢慢地成长。我们走一步看一步,不用在他们小的时候就去考虑他的学业、他的事业、他的婚姻,我们只要考虑今天我们要做什么,今年我们要做什么,如果我们做到了明年可以做什么,就是这样,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我和我的孩子一路走到了现在,走到了这里。
        我们的孩子虽然特殊,但是我们一样可以做跟别人一样的事情,享受同样的生活乐趣。聚会、旅行、出去吃饭、看电影、听音乐会,很多事情我们都一样去做了,孩子喜欢的事情、喜欢的地方,我们一样去玩儿、去做,我们也可以去学弹琴、学打鼓、学绘画、学游泳、学打球、学英语、学做饭,我们一样可以跟我们的孩子感受生活的乐趣,品味生活的各种滋味,我们一样可以带着我们的孩子走南闯北,看世界之大、自然之美。
 
三、我们的孩子需要什么?我们需要怎么做?
        在我们的心里一定要想清楚我们的孩子需要的是什么?我们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我觉得我们的孩子是特殊的,但是又是普通的。如何去确定他在我们心中的理想状态,如何用一种合适又适合的方式去教育他指引他,而并不是一生只能去管理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也会影响孩子和我们将来的生活。
        我们的孩子最困难的是行为规范和教养问题,他们很难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也是他们在社会上最难让人接受的地方,但是我们可以放弃对他们学业上的要求,绝对不能放松行为规范和教养的问题。我们一直努力融合教育的问题,那么在考虑他们能否去上幼儿园或者去上学的时候是不是更需要考虑我们给他们做好去幼儿园去学校的准备了吗?我们是否更应该看重行为规范,这是他们能否顺利进入幼儿园和学校的重要因素。
        在管理孩子日常行为规范的问题上我属于强硬派,永远的“恶人”,随时随地只要发现问题坚决纠正。因为我们的孩子你随时随地都不一定有效果,过了当时的情景更不可能改了。在这方面我希望家长把他们当成正常孩子去管束,这不是能力问题而是原则问题。我们周围有很多正常孩子能力非常好,学业成绩很高,但是缺乏管束照样会有行为问题,会让人非常不喜欢。
        我从小成长在传统的教育环境中,家里老人对于我们的家教很严,所以我觉得教养和礼仪是人在社会中必不可少的,能力再好,条件再高,缺乏教养和礼貌别人是很难接受你的,但是一个有教养有礼貌的人能力再弱也会受人尊重,被人接纳的。
        我们刚来到墨尔本入学的时候,中学留学生部的老师的态度跟现在是完全不同的,因为我们申请学校时没有说明他的特殊性,老师发现孩子的问题非常担心,尽管没有像国内很多学校那样让我们退学或者休学之类的,但是要求我们去做医学鉴定,然后拿医学鉴定去政府申请辅助老师,因为他们担心没有辅助老师他会有很多行为问题,以后在学校里会出事。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去做鉴定,可是在澳洲看病是一个非常复杂耗时间的事情。从去年年底开始申请预约,看了四个医生,做了七、八次测评,到现在结果还没有出来。可是澳洲的学校元月份已经开学了,我们不可能因为没有辅助老师就不去上学了,十周一个学期结束了,现在已经是第二个学期开学了,前两天我去学校见了留学生部的主管老师,老师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另外学校组织老师和家长的见面会,我们去了,我看到所有认识他的老师和学生都热情地和他打招呼,每一位我约见的老师都对他赞不绝口。从老师对他的评价我知道了老师们认为他虽然刚来成绩普通,又是个特殊学生,但是他的行为规范特别好,非常有礼貌守规矩,不是他们通常看到的特殊孩子的表现,所以这是大家都愿意帮助他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所以我从我儿子身上看到了自己多年来取得的成绩,这不是学业上的进步而是我看到了他逐渐长成了一个我希望他成为的那样,有礼貌有教养,这是陪伴他一生的财富,这样的他可以让我放心、安心。
       我们一直在努力争取和提高社会的接纳程度,我们强调自己是弱势群体,社会应该接纳和包容我们,可是很多事情是双方的,让别人接纳和包容的同时我们自己该如何去做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有一天我和孩子在街上走,孩子无意识地从正在说话的两个人中间穿了过去,在国外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其中的一个人对他说:“你应该说请让一下,不应该这样。”我跟在后面看见了,没有去跟人解释他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尽管我知道只要我说了别人就会谅解甚至会为她的指责而道歉,我觉得这是一个发生了的问题,我需要解决的是他以后要怎么做,而不是当时取得别人的谅解,所以我们道歉然后离开了,但是离开的同时我告诉孩子我们为什么要道歉,以后怎么做才是合适的。我们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告诉每一个人他的特殊性,也不可能在他身上贴上标签,所以改变他的不适当行为是避免问题的最好方式。
       能力好的孩子可以学习很多普通孩子也要学习的生活能力,还有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我们从孩子学会说话就开始教他背一些自己家的基本资料,防止走失,还有很多可能发生的事件的预演,目的是为了教会他一些自我保护和应变的能力,这些果然在后来的生活中就发生了,好几次他都能凭借自己学过的能力找到了我们,这些训练都派上了用场。
       能力弱的孩子我们更应该教会他们生活的基本技能,将来的日子可能不能工作,不能参加一些社会活动,这都没有关系,但是如果连基本的生活自理都解决不了就有很大的问题和困难了。
       教给孩子应有的礼仪和行为规范也有助于缓和他们遇到问题时的焦虑和激动的情绪。首先我们大人要做到自律,我们要表现得有教养,我们才能告诉孩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生气时如何去做,时间久了他们会受到家长的潜移默化的影响学会克制自己的暴躁。比如有时孩子因为不愿意完成该做的事情而发脾气,我们怎么办?跟他对着吵?甚至动手?其实这些都不能真正解决问题,还会让事情越发展越糟糕。现在辰辰已经长大了,生气时已经能够在我们的平静对待中逐渐冷静下来。因为现实生活中总会有一些的冲突发生,我们需要冷静地处理,平静地对待。前一段时间我带他去做语言测评,一个语言测评治疗师问我他会不会发脾气,发脾气时的表现是怎么样的,我告诉测评师说,他在很生气时也会发脾气,会很暴躁地怒气冲冲地到我的面前,有时也会有一些举手想做出一些暴力的举动,这时候我会很平静地看着他,用平静的语气问他:“你想干什么?”这时候你的平静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他自己就会慢慢的平息下来,然后一声不响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思考自己的问题。那个语言测评师觉得非常奇妙,这种方式可以让他平静下来,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在驱动着他。我觉得这种力量源于平时在带他的过程中我也是尽量让自己平静地对待他,不让自己激动暴躁的情绪影响到他,这一点在他青春期会起到非常强烈的影响作用。
       其实我们很多孩子在青春期出现问题时,做家长的我们好好反思一下自己,夫妻之间在日常生活中是不是会当着孩子的面有一些暴躁的举动?或者我们自己在外面跟别人发生矛盾时,会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做出一些很粗鲁很激动的举动?其实我们的孩子看在眼里,他们也会跟正常孩子一样记在心里。慢慢的你的不好的行为和语言就会影响到他。
 
四、如何看待发生在我们孩子身上的一些事情?孩子不能跟社会环境融入怎么办?
       有很多家长都在顾及一件事情,就是我的孩子受欺负了怎么办?这也是我们曾经考虑和痛苦的一个问题,对于这个问题我和辰辰的爸爸也在反思我们自己。在辰辰小时候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对于这个问题的处理其实是走过弯路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大人的一些情绪和感受可能对他起了不好的影响。在他自己刚刚独立上幼儿园的时候,班上就有一些孩子欺负他,当时我们看到几个孩子拿球追着他砸他拿他取乐,他只是笑着躲闪逃避,我们作为父母看着非常生气,觉得我的孩子受欺负了。回到家里,爸爸很生气的把他叫过来告诉他,这是别人在欺负你,你不能这样笑着面对别人的欺负,必须奋起反抗,并且教他如何反抗。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孩子非常痛苦,非常难过,这种表情在那些孩子欺负的时候没有,反而是在我们强迫他反抗的时候出现了,他是在我们大人的脸上看到了那种痛苦的体验,这让他心里非常纠结。在那以后还有几次类似的经历,他开始变得非常敏感,因为他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欺负,什么是玩笑,什么是正常的肢体接触。所以后来在上学的过程中他和同学的冲突不断,有时是真的被欺负有时是他太敏感分不清,这让我觉得对他后来的学校生活起了不好的影响。
      上了初中以后由于他所在的学校是高新一中,所在的班级又是重点班,学校和班级管理都非常的严格,所以很少有小学的那些情况发生,但是他依然是敏感容易激动的,别人的一句话或者一件很小的事情都会引得他生气激动。后来我们不断的跟他谈这个问题,他告诉我小时候的那些不好的经历让他心里有了阴影,所以他才会比较暴力容易激动,容易做出冲动的举动。这个就让我和爸爸反思了很久,如果一件事情对他来说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们为什么要把这种痛苦的感情强加给他呢?我们一定要让他跟我们过一样的生活,有同样的感受吗?其实不一定要这样。就好像在生活中我们感受到很多快乐幸福的事情,可是他会无动于衷。有时候我问他,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开心很幸福吗?他可能会淡淡的说一句,还好吧,OK吧。但是有时候我们觉得很难容忍很难接受的情况他却可以平静的接受。这让我觉得如果能平静的接受别人感受到的那些痛苦,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让他感受到呢?
        所以我们孩子所经历的很多事情其实是在挑战我们大人的内心,而并非是我们的孩子他们真的感受到了什么,这些感受源自于我们的内心。我们内心感受到幸福了,我们就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幸福吗?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一定要让他们喜欢吗?我们觉得痛苦受伤的事情难道他们真的觉得受伤了吗?如果他们不觉得受伤难过,那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为什么一定要让他们感受到。
可能一些家长还有些家长一直在焦虑:我的孩子没有朋友怎么办?我的孩子融入不了那种集体的环境氛围怎么办?我的孩子不爱跟别人玩儿怎么办?其实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也很焦虑这个事情,一心想让他跟别人一起玩儿,能融入到别人的环境里,但是这很困难,教会他怎么跟人交往实在是太困难了,在努力了一段时间以后我放弃了,放弃这种努力之后我发现我轻松了孩子也轻松了,我们强行把他拉进一种他无法适应的环境未必是快乐的,他如果更喜欢自己一个人,觉得自己独自在一旁玩儿更舒服那就让他这样好了。
        而且如果他有社交方面的需求的话,随着能力的提高年龄的增长,他对周围人对朋友的选择会有自己的标准。在小学的时候,在那么多的同学里他有一个朋友,那个孩子跟我说:“阿姨,我就是喜欢跟他玩儿,我就觉得他挺好的。”从这一点证明了,我们孩子在他需要的时候会表现出他的社交能力,并不一定是我们强加给他的。到了上初中以后,我一直觉得我儿子在学校交不到朋友,因为孩子们大了都能感觉到他有些不同,班里的同学都觉得他很怪,有的说他是傻子,觉得他很蠢,像个怪物一样。所以我们根本没有奢望他会有朋友。在初二结束我们要离开学校的时候,当时学校还在补课,我们因为已经申请好澳洲的学校了就没有参加补课,有一天我带他出去玩儿,回来时已经晚上了,爸爸告诉我们家里来了三个男孩子说是辰辰的好朋友,来家里给他送离别的礼物,还给他留了张字条。在那一刻我真的是不敢相信,我觉得太惊奇了。我对我儿子说:“爸爸妈妈没想到你居然有朋友,而且还是三个,太令人惊奇了。”他当时很淡定地说:“这三个都是我在物理社团认识的朋友,他们跟我有相同的爱好,所以就交上好朋友了。”这件事让我和爸爸很激动,我们觉得这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比他取得好成绩还要值得高兴,所以我们让他跟同学联系一下,在我们走之前再聚一下,我们给了他几百块钱,给他腾了地方,让他把朋友请到家里来玩儿,再请朋友出去吃饭。后来他就约了那几个同学到家里来玩儿了一天,一直到下午原定的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走,那几个同学说没想到他在家里和在学校里是完全不同的表现,表现得更让他们惊奇亲近了。
       所以,我们的孩子尽管有很多的不足,但是在他们成长的过程中他们也展现出了他们自己的人格魅力,不是说我们觉得他表现的不好,或者有些奇怪就没有办法跟人交往,他们也有自己吸引人的地方,总会有人欣赏他,喜欢他。前两天学校的家长会我去跟每一科的老师做个别的访谈,这里的家长会都是家长自己选择需要约见的老师个别访谈。其中食品课的老师就对他非常满意,评价很高,认为他是个了不起的学生,因为国际留学生尤其是亚洲的孩子来到这里,由于东西方饮食文化的差异很大,对那些调料和食品的原料没有兴趣,往往很难分清楚,所以对国际留学生食品课的测评都是降低标准进行的,但是只有辰辰一个对所有学习的东西都非常有兴趣,所以只有他是按照当地学生的标准进行测评的,尽管成绩不高,但是老师对他非常满意,觉得他是个很令人惊奇的孩子。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我们一定要教会他们很多书本上的知识吗?其实不是的,我们要给他们建立起一个适合他们自己的生活的模式,让他自己在适合的合适的范围之内去学习去生长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去强求他一定要学的有多好,我们教给他们学习的能力,教给他们生活的技能最重要。生活的方式与人交往的规则,这些不管是对特殊的孩子还是普通的正常孩子,包括我们自己家庭的每一个成员,对每一个生活的影响都是非常大的。
        所以我们家长如何去给孩子建立行为规范以及进入社会应有的行为准则,这是一个非常艰难又非常长久的事情,在这方面我坚持我的原则,我绝对不允许一个不合适的行为长期的在他身上存在,及时纠正哪怕是再细小的错误,至少要让他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而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人。
以上是我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这些年的一些经历和看法,可能我的有些想法和观点与现在的一些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不太相符,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希望对家长朋友有所帮助。

精彩问答:

问题一:从最初发现孩子有一些不一样,不一样的表现有哪些?然后怎么开始干预的?
    
        最初孩子表现我觉得现在就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因为每个孩子表现都不一样。当时我查了一下自闭症的那几种表现他占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现在专科医生一看到他就知道他是一个有自闭症表现的孩子,因为直到现在他都目光不对视。
        干预的问题方面,我们两岁多发现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但是很幸运发现不久就在报纸上看到了拉拉手的消息,然后就带他去拉拉手做了测评。在等了一期之后才有了入园的名额。之后到六岁的时候,辰辰一直都在拉拉手做了四年多的专业训练。
        我这个人属于比较安于现状的人。我没有像其他家长那样子带着孩子全国到处去诊断,去找专家。我当时就是带他去拉拉手接受专业训练。一方面是他小的时候实在是太难管了,我没有能力一个人带他去外地;另外一个经济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去外地训练费用非常非常的高。所以我就选择在原地一直坚持。
同时我也是一个比较较真儿的人,所以在训练的过程中都很严格。当时是马家骥作为专家来指导,每一次他来的时候,我都让他再做一次测评,重新调整教案。否则就不让他轻易的走掉。所以一个家长付出多少努力,你的孩子身上就会有多大的变化;你对老师付出多大的耐心多少信任,老师也同样是会回报你的。
        我一直跟拉拉手老师的关系都非常的好,我们基本上就像是协作合作伙伴一样。她们在课上教孩子,我回家按照我自己的计划和在星星雨的几期异地陪训班中学到的知识去教他。就是这样一步一步慢慢的发展起来。
 
 
问题二:您觉得您带自己孩子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您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非常难回答,因为带孩子过程中没有最大的挑战,所有的事情都是很大很大的挑战。每一个问题出现的时候,我都要绞尽脑汁解决,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处理这事情。辰辰从开始的什么都听不懂,五秒钟都坐不住,眼光根本不在我脸上停留,那只能是复一日,坚持一遍又一遍把他叫过来坐在桌子旁边看着你听你说话。每天都这样,一天要做几十次甚至上百次。只有慢慢的坚持下去。所以说,一方面,教他是一个挑战另一方面我们当时入园上学也是很大的挑战
        辰辰不到两岁开始去幼儿园。当时我们没有发现他和别的小朋友不同,幼儿园老师发现他是不一样的孩子。就各种理由把我们退出来了。后来我在拉拉手训练过两年之后我和张老师商讨了很久,认为他已经具备了去上幼儿园的条件了,我再带他去。开始找了一个幼儿园上了一周我们就被退园了。我特别不甘心,觉得我作为一个维护别人权益的律师妈妈居然维护不了自己孩子的权益。我就投诉到华商报社,华商报找了记者来做了采访,这个事情登上报纸后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市教育局说,因为学前教育幼儿园阶段不属于义务教育,所以他们管不了。但是好的一方面就是当时有几家幼儿园联系我了,我也去看了。有的是太远,还有一个离家近但是条件太差。我觉得对一个能力比较弱的孩子们来说,还是要找一个条件差不多的幼儿园,因为条件太差,他上厕所吃饭的问题都不太好解决,问题只会更多。
        后来我们找了一个也是我们家亲戚的子弟幼儿园,我们入园之后,幼儿园发现他的问题,就三番五次的劝我们退园、那个日子确实非常难过。每次一到幼儿园,我跟老师说几句话不由得就痛哭流涕,泪流满面。
       也有很多的挑战就是在学校里跟同学起冲突。小学的有些老师不理解也不太容易接受,所以跟老师起冲突也是经常的事情。我后来跟我儿子说,你妈妈是全校最有名的一个。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妈妈会着油漆桶去学校刷墙,因为我儿子用钢笔在墙上写字。所以我们生活中有很多方面,它都是很大的挑战,挑战你的自尊心,你的内心,你的坚强。我们做家长的,你面对着孩子的时候,你做好准备了没有?你带他去入园的时候,你自己的心理建设起来了吗?
        我想这个问题,我只能解答到这个程度了。因为挑战。实在是太多了!
 
问题三:请问您是如何为辰辰选择幼儿园或者学校的?
    
        十几年前对幼儿园的选择范围很小。我刚才说的就是我们家就亲戚给我介绍那个幼儿园,最终我们的还是离园了。但是我坚持了大概一个学期,三番五次的去跟园长争取,她最后同意让我找一个特教老师去陪孩子。我一直到学期的期末,就和派派妈妈互相带孩子。
        过了一个学期我们不得不离园的时候,我就选择刘园长所在的西光幼儿园,她非常好她愿意接受我们这种孩子,她愿意给我们提供入园的机会,所以我当时就跟派派妈妈带着辰辰和派派去西光幼儿园。虽然离家远,但是我们还是去了。每天早上我们一起去,然后我带派派在一个班,他妈妈带辰辰在另外一个班。我们就这样子一直在那个幼儿园上了两年。
        两年之后了我们俩个妈妈在讨论孩子的发展情况。认为孩子已经基本上可以独立的呆在班里,不用辅助了。我们当时搬到西高新不久,高新一幼我去看了以后,看到的第一天就有孩子在外面被罚站,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说如果把孩子送进来,他一定是天天在外面罚站。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要给他找一个设施还比较好人要少老师要好的地方,当时我就去了派派家所在的枫林绿洲的幼儿园。枫林绿洲幼儿园当时可能也就刚开园,每个班的孩子都非常非常少。当时我们去的是暑假,大班的孩子已经毕业了,中班的孩子有很多在暑假被家长接走去度假或者是干什么了。当时中班就是几个孩子但是有三个老师,而且是蒙氏教育。所以我就跟园长谈想让试读,她因为当时幼儿园的生源不是很好,也就很容易接受了,“说你想试读就开始读吧!不过一般孩子这么大了应该没有问题”。我说我的孩子适应能力差,我当时没有跟她说孩子有什么具体问题。如果试读一个暑假两个月不行的话,我还是要回到原来的幼儿园去的。所以她们就同意了。
       在这两个月的过程中,因为很幸运孩子又少,班上的老师也非常有耐心。她每天会跟我交流很多孩子在幼儿园的表现,包括孩子刚去了以后一些没有行为规范了的事情。每天我基本上都是陪老师下班,就利用老师在幼儿园里陪这些晚接的孩子的时候和老师聊。慢慢的老师就对他越来越多的了解,也会很容易帮助我解决他在幼儿园里的一些问题。
       从幼儿园大班毕业之后就到枫林绿洲对面的高新三小,虽然我们家离高新一小最近,但是我不可能去那么竞争恶劣的环境,所以我就选择了依然是离我们家比较远的高新三小,高新三小第二年招生一个班只招四十几个孩子,而且还招不满。我们也是很幸运,因为孩子那个时候的能力已经很迅速的提高了,他在学业上已经表现出来跟正常的孩子基本上可以看齐的那种能力,所以在学校面试的过程中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他就顺利的入校了。
       后来在学校发生跟老师跟同学的一些矛盾和一些冲突,然后学校的校长、教导主任也慢慢的知道了他的情况,但是教导主任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因为她是一个很有经验的老师,她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她对他是比较满意的,但是他的班主任很年轻是个小姑娘,非常不理解。我去跟老师谈,我说他在班级有一些不一样的表现的时候可能是有原因的,老师可不可以课后去了解一下?班主任当时很坚决的说她没有时间去了解,因为她下课要改作业。当时就觉得非常非常的绝望。但是我不可能因为这个事情就去跟老师发生争吵,所以呢我自己能做的就是孩子每天放学的时候我就尽量的多问一下他在学校的情况,去帮他回忆他在学校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小学前三年的时候,我每天都是提心吊胆的,非常害怕听到老师打来电话。随着换了一个可能处理问题的方式比较好的老师,他自己的适应能力也慢慢的正常……
       所以在选择学校和幼儿园的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不要去追求太好的地方,只要认为这个环境比较宽松一些,条件不是太差,能让我们的孩子在里面比较舒服的过下去。然后再一步一步的去跟老师做沟通,去创建合理合适的氛围,这个是比较重要的。
       就像我们去申请留学学校的时候,当时中介也问我是要申请那些名校呢还是申请一个差不多的学校。我当时的感觉就是我不太想去申请那些名校,尽管我们成绩也是很不错的,去申请名校应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我觉得名校里面那种紧张、那种冲突可能会更多一些,我觉得相对选择一个中等一点的学校环境,比较宽松一些对他刚来适应这里是比较好的,现在事实证明我们当时的选择也是比较明智的。因为这个学校对他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宽松的。经过这两个多月,他在学校里过得很开心,老师也满意,他自己也非常满意。他对自己的信心也增强了很多,我觉得这个对他以后的成长也是非常有帮助的。
       他当时学钢琴学画画我都是没有太去追求那些有名的老师。我的要求是给他找一个有耐心的可以接纳他的老师。我们的钢琴老师就是这样选的,而且带他将近十年的时间,最后我觉得效果挺好的。他现在依然对钢琴有兴趣,其实跟老师对他的态度也有很大的关系。孩子学习一样东西,能不能学的进去其实跟他的兴趣和心情有非常大的关系,家长的坚持是一方面,另外家长绝对不能打消他的兴趣,孩子如果兴趣面比较窄,就一定要维护好这个兴趣。这个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问题四:孩子进入普通小学如何顺利的接受知识教育,如果学不懂怎么办?老师和同学们是如何可帮助孩子的
 
        在辰辰入学之前,我是前期做好了入学准备的。这点我建议我们家长去做,因为如果想让他接受知识性的教育,那么家长一定要自己评估一下他的能力。当时我觉得辰辰属于智商比较高的孩子,他的学习的能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提前教给他一年级的课程。在入学后,随着他自己学习能力的提高,慢慢的所有的课程都是他自己学习的。
       我们当时入学的那个环境(学习环境和气氛)对他来说都不是很好,他完全是靠自己的能力。我们家长现在找一些融合性的学校可能会对孩子更有帮助。所以我建议如果家长很追求孩子的学业,那么还是要考虑一下学校的接纳范围
       也就是如果孩子能力特别低,特别弱。那么家长还是不要急于把他送到学校里面去,因为这样会伤害孩子的自尊心、家长的自尊心。家长一定要考虑好让孩子去学校得到什么,能让孩子在学校里感受到什么?如果家长不追求学业,那么就该考虑周围环境的接纳程度,该怎样帮他在学校里建立一个良好的氛围,这些是家长前期要去做好的。
 
问题五:澳洲对我们的孩子政府有哪些支持?
       社会氛围的确是跟国内完全不同的。澳洲政府对于有特殊需求的孩子从小学入学的那刻起,可以拿着医生出具的所有医疗鉴定去政府申请一个特殊的津贴,这个津贴是政府发给学校用来支付老师工资。所以每一个特殊需求的孩子都会有一个专门的辅助老师帮助他在学校里解决很多问题。
       我们之所以医学鉴定也是希望能拿到鉴定之后,学校可以拿这个鉴定去政府申请一个辅助老师,但是在做鉴定的过程中我跟专家聊了,估计专家的评估是程度比较轻,能力比较好,这样的话可能将来能拿到这个辅助津贴的机率比较小。
 


 
辰辰妈妈

 

关于我们新闻中心公益项目服务内容 特教园地志愿者天地信息公开捐赠信息

主办单位:西安市碑林区拉拉手特殊教育中心 陕ICP备 05008640号